• 收藏
  • 捧场
  • 手机阅读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前传 第1章 雪山遇险

  一阵大风吹过,曾隅完全看不到队伍的影子了。
  
  经过一番长途跋涉,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,手臂上被冰尖划破的伤口翻卷起来变成紫色,但由于太过寒冷根本感觉不到疼。
  
  昨天暴风卷走了他们的帐篷,如果不找到能避风的地方,只能是死路一条。
  
  “小心。”身侧同行的小姑娘,拉了快要跌倒的曾隅一把。
  
  这姑娘叫路易,跟曾隅一个登山队的,现在和他一样落了单。
  
  两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微微凹下的雪窟,曾隅抱着路易,将两人都埋到了雪窟里。
  
  虽然怀里抱着个漂亮姑娘,但这种情况下也很难有别的心思。
  
  耳边尽是狂风呼啸的声音,曾隅调整了位子,将路易整个人护在身下,沉默的等待着风暴结束。
  
  终于,在一阵喧嚣之后风暴过去了。
  
  曾隅护着路易走出雪窟,小心翼翼的抖落背上的雪。
  
  路易对曾隅笑了笑,表示感谢。两人都不敢说话,这种状况下,哪怕一点轻微的声音都有可能引起雪崩。
  
  到了傍晚,周边的环境才稳定下来。
  
  曾隅从行李里拿出一只汽油炉,试了好几次,却怎么也点不着。
  
  “别试了,这里气温太低,点不着的,先吃这个吧。”路易清脆的声音响起,将一盒牛肉罐头递给曾隅。
  
  曾隅没有接。
  
  他明白现在食物就约等于活下去的可能性,和他们一起上来的几个老户外,在全员偏离了路线的情况下,抛弃了体力最弱的路易和毫无经验的自己,不就是为了能活着走出雪山吗?可是这个姑娘,却要将自己的食物分享给他。
  
  “你留着吧,实在扛不住了再吃。”曾隅尽量压低声音,婉拒了路易的好意。
  
  “也行。”路易说着,将罐头放回包里,“反正是最后一个了。”
  
  路易的包是八十升规格的,里面塞满了器材。她个子不高,在女孩子里都算是相当娇小的了,能背得动这样的大包,让曾隅不由得心生佩服。
  
  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啊,之前大家作自我介绍的时候我没怎么注意听。”路易一笑,嘴角立刻就出现了两个梨涡,“一路上你也不怎么说话。”
  
  “曾隅。”
  
  曾隅回答道。
  
  “我看你不像有经验的,第一次登山?”
  
  “嗯。”曾隅点了点头。
  
  “第一次就选这座?”路易有些诧异。
  
  “我是来找人的。”曾隅有气无力,但为了保持清醒,勉强打起精神同路易说话。
  
  “找人?”大概是没想到有谁找人会找到雪山上来,路易的语气比刚才更加诧异了。
  
  “我叔叔三个月前在这里失踪了。”
  
  曾隅此时困顿交加,有些后悔这个一时脑热的决定。
  
  曾戚三个月前留言给自己说要挑战一下这座雪山,到现在一直没有音讯。他从喀什打听了一路,都没有听说有谁见过这人。
  
  好不容易走到苏巴什村,才向一个租赁驼队的老乡打听到,有个一个人来的登山者,从他那里租了骆驼,和一个柯尔克孜族的青年进了山。
  
  奶奶那边下了死命令,让他一定要把曾戚带回家。曾隅没办法,只好托人联系了一个擅长带菜鸟的登山队,置办好器材硬着头皮去了。
  
  可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  
  “喂,曾隅,别睡。”路易推了推因为困倦眼皮耷拉下去的曾隅。
  
  曾隅摸了摸鼻子,尴尬的笑了笑,将冲锋衣的帽子拉得更紧了。
  
  “要不我帮你占卜吧。”路易提议。
  
  曾隅以为路易所说的占卜,不过是星座、塔罗牌之类,女孩儿喜欢玩的东西,没放在心上。又不好拂了对方的意,只当做是消遣。
  
  “要怎么算。”曾隅问。
  
  “你想问什么?”路易一边说,一边从包里拿出一根树枝来。
  
  “要不就问问我们能不能活着回去吧。”
  
  路易将树枝浅浅的插到雪地里,煞有介事的朝着峰顶的方向跪下,结了个手印,闭着眼睛,嘴里念念有词。
  
  在没有任何外力作用的情况下,那树枝竟自己动了起来,在雪地上歪歪扭扭的写了一个“可”字。
  
  “停了吧。”路易舒了一口气,依旧保持着跪拜的姿势,没有睁眼,“你看看写了什么?”
  
  “可……”
  
  听到曾隅的回答,路易将面前的字抹掉,这才睁开眼睛对曾隅说道:“如果是可的话,就是我们可以活着回去的意思。”
  
  “怎么做到的?”曾隅有些吃惊,明明谁都没有碰到那根树枝。
  
  “这就是商业机密了,毕竟我是靠这个赚钱吃饭的。”路易笑了笑:“我是个占卜师。”
  
  看着曾隅惊愕的表情,路易露出得意的神色。
  
  刚要说话,就听到周围的空气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。
  
  不好!是雪崩!
  
  曾隅赶紧拉起路易躲到刚才栖身的雪窟中,然而雪窟太浅无法抵御翻卷而来的积雪,瞬间两人就被裹入雪中,随着雪浪飞泻而下。
  
  也不知多了多久,曾隅感到身体有些暖意,他缓缓睁开眼睛,看到山与天际交接的地方,挂着半轮红色的太阳。
  
 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,却不见路易的身影,两人滚下去时被气浪冲散了,路易身材瘦小,肯定要比他跌得远一点。曾隅沿着自己跌落的方向找了半天,然而地面平滑一片,连一个鼓起的雪堆都看不见。
  
  他心里明白,路易是凶多吉少了。
  
  要是再将她抱的紧一些,说不定就不会这样了。
  
  这么一想,曾隅有些自责。
  
  可事到如今,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  
  辎重不知道被雪浪卷到了什么地方,没有食物装备,仅靠着一双脚,不太可能活着走回C3。
  
  他朝着地面鞠了一躬,叹了口气,缓慢的往前走。
  
  走了一段时间,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的雪地里,隐约有一个登山包的轮廓。
  
  这大概是之前哪个登山者遗留下来的,里面说不定有能救命的东西。
  
  曾隅又看到了希望,不自觉加快了脚步。
  
  可这一段看起来很近的距离还是花了不少时间,眼看就要到达的时候,曾隅突然感到脚下一软,随之而来的失重感将他拖入一个掩藏在积雪之下的冰裂缝中。
  
  意识随着滑落的速度逐渐消失,曾隅脑子里闪过几个画面,却没有余力思考了。
  
  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刻,他听见一个温柔又缥缈的声音问他:
  
  “你想要什么?”
  
  ***
  
  曾隅一天之内第二次从昏迷之中醒过来,刚要庆幸命不该绝,摸索着想站起来,手指却猛然碰到了身下的什么东西。
  
  他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低头看去,可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。
  
  那种触感,好像是手指……
  
  曾隅站起来,从绑腿上拿出一支小型电筒。
  
  果不其然,打开电筒的一瞬间,就看到身下散落着几根人类的断肢,在电筒光线的照射下,泛着惨白的光。
  
  他开始害怕起来,一心想着快点离开这里,然而头上是看不见的黑暗,脚下又只有一条夹在石壁之间,不知通往何处的路。
  
  这根本就没有选择。
  
  曾隅沿着那条狭窄的路向前走去,可石缝太过狭窄,有的地方必须要屏住呼吸,侧着身子才能通过,每走一步都举步维艰。电筒的照射范围不大,除了能勉强看清脚下的路,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。
  
 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,才到达一个相对宽敞的地方,曾隅用电筒往四周照了照,由于光线太弱,只能隐约看见墙壁上似乎写着什么,正想仔细看时,有什么东西从眼前一闪而过。
  
  曾隅吓得坐到了地上,并且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。
  
  与此同时,四周突然变得明亮起来。
  
  曾隅浑身发麻,坐在跌倒的地方一动不动。好不容易靠意志蓄积起来的一丁点儿力量,立刻就败给了肾上腺素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曾隅才感觉到被吓得四散逃离的神智,开始一点一点的回到了自己体内。
  
  他扶着墙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眼前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,墙壁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像符咒一样的文字。而发出光芒的,则是镶嵌在大殿高处、数以百计的珠子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庆幸自己还有呼吸。可就在那一瞬间,周围的空气仿佛凝滞了下来,就连珠子的光芒都不再闪烁。
  
  “喂、”曾隅鼓起勇气喊了一声。
  
  不仅没有回音,就连他自己发出的声音都听不到。
  
  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从四面八方袭来,曾隅用力捏紧拳头,却没能感觉到指甲嵌进皮肉里的痛感。
  
  这个空间,似乎能夺走人的某些感官……
  
  意识到这一点,曾隅慌忙转身想要沿着原路返回,可是石壁缝隙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合上,现在只剩下大概一指宽的距离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无论曾隅如何思考,都难以得出一个合理的答案。
  
  失去了退路,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。
  
  没有脚踏实地触感的行走让人感觉十分奇怪,并且这个空间似乎没有尽头,不管走了多久,眼前的景象都丝毫不变,像是全部静止了一般。
  
  终于曾隅感到了绝望,崩溃地大叫一声坐到地上,捂住脸,眼泪止不住的从指缝里溢出,滴到地上。
  
  地面将曾隅的眼泪迅速吸收。刹那间,周围的景象开始扭曲,最终形成一个漩涡,力量凶猛的将他卷入其中……



圈地自萌 有话要说:第一次这么正经的发文,好紧脏…… 希望小天使多收藏 爱你萌!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捧场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