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收藏
  • 捧场
  • 手机阅读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第八章 你还想象我的样子

  转眼就开学了,学校在T城,应泽偲是从旁边三线城市Y城过去的,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。

  爸妈都陪他去了,忙前忙后把地方都收拾干净,又添置了些需要的用品,就走了。

  四人宿舍,总共就那么点地方,四个角分别是四张书桌书柜,书桌旁边连着衣柜,然后上面是床板,两床中间有个楼梯爬上去,宿舍中间就一条小过道,外面是厕所和阳台。

  不过这对于应泽偲来说不是很重要,他主要关心网速快不快,打机顺不顺畅。

  同宿舍的两个室友也来了,一个叫季珩,一个叫林西,都是外省的孩子。大家打声招呼,咨询咨询基本信息,立刻就有点熟络了。都是男孩子,年龄相仿,很容易打成一片。

  另外一个值得关心的问题是,对面那张床上还没撕下来的纸条——“秦歌”。

  秦歌的位置已经收拾过了,床单被褥已经铺好了,书柜也摆了东西。就是没见着人。

  应泽偲口渴得紧,打算去楼下打一壶水。

  他的位置靠门口,拎起水壶,转过身,正好迎上回来的秦歌。

  还好步子迈得不大,不然就亲上了。

  应泽偲急退一步,差点整个人往后摔去,秦歌则是情急之下拉住了应泽偲的手腕。

  等应泽偲站稳,秦歌松开手并开口:“没事吧?”

  “……”应泽偲的脑回路还在反应“秦歌原来长这样”这件事情。

  秦歌不是戴着金边框眼镜一本正经的白衣公子,而是穿着宽大T恤、戴着鸭舌帽、留着寸头的阳光大男孩。这小麦色皮肤,这英气的眉目,这大长腿,真好看。

  也不知是为了缓解尴尬还是觉得好笑,秦歌看着他,轻笑了一下,“我吓到你了吗?”

  “……你跟我想的样子不一样。”应泽偲脱口而出。

  这句话好像让秦歌挺意外,他转了转眼珠:“你还想像我的样子?”

  不知为何,望着秦歌的眼神,应泽偲的脸略微发热,一时间答不上来。

  还好季珩打破了对峙的局面,上前来对二人说:“有人要一起去吃饭吗?”

  林西第一个跳起来,“走走走,老子要饿死了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秦歌对着季珩说。

  应泽偲也跟着走出去。

  到了饭堂,大家各自买饭,再坐在一起吃。

  季珩和林西都是北方人,特别健谈,两个人操着一口圆润的普通话,侃天侃地。

  相比较而言,秦歌和应泽偲算话少的。秦歌大部分是听他们说,只在插得上话的话题聊几句。不过秦歌的话总是多多少少有些梗,会引得那两人笑出来,很能带动气氛。

  而应泽偲则主要在看对角线的秦歌。把秦歌丢在人群里,确实不算很出众,但是细看的话越看越好看,尤其是那眼睛里的神采,还有咧嘴笑的脸就像阳光绽放一样,充满感染力。

  这时林西有点坏地开玩笑:“少年,你怎么总盯着他。”说罢,指了指秦歌。

  秦歌原本低头扒饭,闻声抬起头来,左右转了转头:“什么?”

  应泽偲的脸部瞬间僵硬发红,努力镇定地说:“没有没有,没事没事。”

  林西没有放过应泽偲,继续戳穿:“我说~~应泽偲全程盯着你看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哎呀兄弟,人艰不拆懂不懂?

  秦歌保持不明所以的表情,不过下一秒还是很善良地转移了话题:“我们认识,暑假一直开黑。”

  林西问:“开什么黑?”

  “三国杀啊,我带了纸牌,我们等一下可以回去玩。”

  “好啊好啊。”说到这个,大家都是齐刷刷地应和。

  回宿舍以后,从隔壁几间宿舍抓了几个同班男生,就在应泽偲宿舍中间过道铺了报纸,席地而坐,然后打三国杀到深夜。

  男生之间只需打几圈游戏,立马就建立友谊,在这个过程中拉近了不少距离。

  玩到后面的时候,其他几个人都有点意见了,先是林西指着秦歌和应泽偲说:“不行,只要他们俩在一拨儿,就很强。”

  其他人立刻表示赞同:“对!”“没错没错!他们两个一直赢!”“他们同一阵营我们就没得玩了!”“我就说我怎么一直被吊打~~”

  应泽偲听这些人闹腾,下意识望了一眼秦歌的方向,只见秦歌咧嘴微笑着,眼里亮得像有星星,脸又莫名其妙窜起一股热流,担心被人看穿,只好假装看牌,转移注意力。

  然后,应泽偲听见秦歌笑着说:“诶~不要为自己的水找借口。”

  林西又忙着起哄,顺手箍住应泽偲的脖子,佯装逼问:“说!你俩是不是有奸情!”

  不知道谁也跟风附和:“人少少,认了吧,一对好基友。”

  应泽偲的表皮温度已经快掩盖不住了,还好头在林西怀里,大家会认为脸红是动作幅度过大造成的脑充血。

  不知道秦歌有没有发现应泽偲的异样,总之他是又适时地转移了话题:“其实刚才那局你们不用输。只要季珩不要出闪,卖了血送牌给主公,然后”秦歌伸手翻了几张卡牌出来,图文并茂地讲解了一下刚才应该怎么出牌。

  没听明白的又继续追问,一轮讨论下来,早就不记得刚才开的玩笑了。

  这个时候,基本都困得不行,大家加了一圈QQ,然后就散场了。

  寝室熄灯以后,应泽偲躺在床上,偷偷松了口气。他无法解释自己的躁动,这么多年,再漂亮的姑娘在他面前,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脸红心跳过。再说,人家秦歌也不是妹子啊。就算秦歌的外形出乎自己的想象,就算那双眼睛再有神采,人家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呀。

  季珩和林西还在叽叽喳喳聊天,秦歌则默默在玩手机,床上亮着屏幕的光。

  没一会儿,应泽偲收到QQ消息:“被他们说是不是觉得很尴尬。”是秦歌发的。

  应泽偲小心地偏了偏头,秦歌若无其事地在玩手机,并没有看他。

  今天一直在被说,应泽偲也不知道秦歌指的是哪一part,反正他是全部都尴尬

  他回了一句:“没有,只是有点热而已。”

  “嗯,那就好。”

  收到这句之后,应泽偲见秦歌把手机放到一边,盖了点被子,闭上了眼睛。

  应泽偲心里挺暖的。秦歌虽然没有表现出来,其实还是默默照顾身边人感受的。他的那么一点点细微不适,秦歌也是看在眼里的。进入梦乡之前,抱大腿的心态又强烈了一些。

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捧场 目录